從梅艷芳患子宮頸癌的真正原因

從梅艷芳患子宮頸癌的真正原因
說到女性能量

大膽寫下以下這些超越科學、西方醫療、一般人認知、相信的東西。但想不少身心靈界別的朋友,一早已和自己一樣的看法。

主要原因就在她自己經常提及,最後演唱會中也道出來了:[遺憾]自己沒有結婚,沒有生兒育女。關鍵就在[遺憾]二字:當有熱切渴求期望,達標無望或遙遙無期,就會遺憾,質疑,心有不甘,為何我找不到「幸福」?再挖深一些,這種對婚姻的期望來自哪裏?上一代?社會主流價值?還是因為自小缺乏最重要家庭的愛:源自父母的愛,而渴望得到另一樣外來,依靠別人賦予的愛:愛情?

據報導,她說過童年缺乏愛,所以懂得怎樣給別人愛。因此她給人的印象是對朋友很好,豪爽,不計較, 熱心助人;但對不值得,一直對自己不好的人亦同樣付出,竭力供養直至最後一刻。愛了過頭,沒有底線,便犧牲自己,亦為他人利用。愛過頭最重要的原因是,self- worth自我價值不足。

80年代最iconic 的英文流行曲之一是‘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所指的就是自愛。讓自愛 ’蒲頭‘ 有很多方法:去執、擁抱自己的黑暗及不完美、多樣性、變幻;因看透而能明白自己、他人、世界的運作軌跡……種種均是透過大量優質,靜謐的獨處空間,誠實地,透過’接地’生活去修習。

自愛最簡單的表象就是懂休息,懂說「不」。經常有一班人圍在身邊兜兜轉轉,透過夜店消遣狂歡去減壓,只是暫時逃避抽離一下,無法排解內心長久抑壓鬱結,因「苦」還未「渡」。沒有面對自己(的內在小孩,其實自己是有點抗拒這些身心靈jargon 的)。身體及心靈成長需要先解脫、釋放;令癌細胞活躍就是框着自己,不必要的負能量固念,及引延出恆久的情感鬱結。

子宮問題源自偏差的女性身份角色概念,陰性能量被堵塞。陰性能量是柔中帶剛,具彈性,懂包容,和諧,感恩,「靜」「 動」相間,和身體、自己的感覺及大自然連結。男性亦須洞悉發揮這些潛藏着的天賦特質。

梅獨特的成長經歷,個人的奮鬥努力,加上80年代至90年代初‘ 無事是不可能’ 的衝勁及時代精神,造就非凡的演藝生涯;加上專業協助,形象百變:純真女孩、陰柔、浪漫、有童真、敏感細緻、有力量的性感、反叛的壞女孩、搞笑、豪邁…不只是Diva天后、女王、女強人,亦是鄰家女孩、俠女、小女人,可塑性無人能及。這些活脫脫的「綜合」生機就差不多涵蓋女性特質能量,骨子裏也要透過了解自己,先穩定自己的內心,才能誠實地地活出。

我們的所思所想,價值觀、懸念一直是影響着身體細胞組織的能量場,Your history becomes your biology. 很多人以為一些疾病是家族遺傳,患上便認命了;例如個別癌症、糖尿、心臟病、肺病等,其實遺傳的不是病毒基因DNA,而是纏繞已久的自我價值,及可能是代代承傳的觀念取向及行事方式。

看見不少年輕父母因感受不到上一代的愛,便以為做相反的東西去給下一代最好的,甚至溺愛他們,以他們為生命中心。到頭來孩子亦難以成長,因他們仍然感受到那種欠缺安全感,要監控,不願放手的氛圍。撇掉「宿命」,需要極大的心靈力和勇氣。

生孩子是一種創造力,女性有子宮≠要生孩子,相傳愛因斯坦也只是用了腦部功能的十分之一;創造力有很多表達方式:耕種、養寵物(孕育生命)、藝術創作,做和別人不一樣的事業…..

女性能量,不論男女,是早已存有的「天能」,無需外助,要做到什麼什麼才能圓滿,才是真女人,真箇令人太疲累。

遺憾地說,「遺憾」亦是一種咒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