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説 (下篇)

第三層:星際眺望

知道自己,知道社會,知道世界發生什麼事

寫這段文字時,在灣仔一間酒店望向斜對面政府大樓,外牆有「國家安全 護我家園」Uphold National Security Safeguard Our Home 的巨型宣傳 ;疫境期間政府不斷呼籲:「保護自己,保護他人」,乖乖大眾奉為犀臬,又,大家真的以為奧運是一場背後代表奧運或體育精神的世界體育盛事嗎?

以下請對號入座:

  • 聽國歌,看見升旗儀式
  • 觀看軍事演習或閱兵
  • 見著「願榮光歸香港」的巨型横额在獅子山展示
  • 觀看運動員(尤其「為港爭光」的)領取奧運金牌

而覺得感動/ 激動/ 滾動的,回歸聆聽身體,可察覺什麽位置區域有感應呢?

若我們選擇在更高𡕷的位置張望,大事都會化作微塵。表面上看到的世情,大都並非如人們所想所認知,有時「現實」甚至只是一種虛擬的場景、幻象,符號;需要用另一套語言為依歸去解讀,方可達其意涵,我們便會恍然,「噢,原來是咁的。」

這幾年香港以至世界多地發生的紛爭:有民主選舉的地方永遠是大約1:1 的民主派Vs 保守派、香港2019 比2014更顏色旗幟分明的社會運動、紛爭 ;種族隔離、種族清洗、種族歧視、種族主義/優越感;傳染病、病毒、瘟疫、免疫力……終極原委都是一樣的。


參考經典心理、人性、能量架構,例如是以六零年代美國提倡(相信是加州Big Sur 的Esalen Institute)簡約版,源自印度梵文的七個能量脈輪系統Seven Chakras Energy System;以及馬斯洛(Maslow )的需求層次(Hierarchy of Needs),依智者的論說脈絡,便可梳理出很多玄機:

第一至第三輪,特別是基底輪、性輪
是有關於
基本生存
非理性群組思考
領導
外界的
小我
工作
物質
必須
社會動盪
視野、視覺
控制他人
時間及重量
五種感官的視覺
向着我而來
過去
本土

馬斯洛可說是人本主義心理學之父,六零年代提出五個「需求層次」思想影響後世,在他去世前剛發表的文章顯示,他晚年建議還有第六個層次,歸納是:

1. 生理/生存需要

2. 安全需要

3. 歸屬及愛的需要

4. 自尊需要

5. 自我實現

6. 自我超越

安全感為最主要的動力,發展人生基石,層層推展,去成就自我。缺乏的例子在現代社會多不勝數:貪生怕死、對金錢、名譽、地位、權力的永不滿足感、迷戀;迷信、成癮、物質主義;自我保衛機制、逃避、操控性格,搶口罩廁紙物資、怕執輸怕蝕底,羊群心理,人云亦云、流徙移居。安全感的課題未解決,人的生存仍停滯在滿足生存階段,無法追求更高層次。

若基底能量未搞穩妥,便追求如自我實現等更高層次,實質是只喜歡那一個追求理想,做好人的自己,而沒有經歷面對那一個幽暗的角落, 真實的「我」,接受並放下,判斷力易會偏差,身心情緒健康亦不會好。

源頭是恐懼和不確定性,只有提升心理抗逆力psychological resilience ,透過生活上的經驗及種種考驗磨鍊,方能用平靜、放鬆、具自信及秉持開放的態度面對危機。Maslow 學佛後發現,無常才是人間常態,穩定內心,非假外求才是本。

1979 年,美國兩位心理治療師Thomas Roberts 及Robert Hannon ,將簡約版的七個脈輪系統與馬斯洛的需要層次論述比較併合:

1. 基底輪:生物需要、食物、水、庇蔭、免除痛苦的自由

2. 性輪:性及生殖

3. 太陽叢:透過力量及控制而來的安全感

4. 心輪:愛、堅穩、呵護他人

5. 喉輪:聲音表達、對言語的認知

6. 第三眼:超能力感應、直覺、內省

7. 頂輪:高峰、超越、經驗、人與 不生不滅的結合

讓我們先集中在基底輪,這已是我們凝視世界當今種種現象的一大奧秘。
人們透過一套由個人經驗、認知及情感複雜結構製成的濾鏡,去審視外在世界,但往往看到的,並不是事情的本質及真相。

根據當代能量醫學及感應療癒資深作者及教育家Caroline Myss所言,第一脈輪的能量內涵,就是族群力量,不單指家庭,亦是一種原型Archetype; 包括群體認同、群體力量、群體意志力,及群體信念模式等意思。這些傳統家族信念和某地區內的族群之聯繫及歸屬感,幫助個人未成年時形成身份的概念。

位置:脊椎底部(尾骨所在)
身體部位:脊柱、雙腳、直腸、骨骼和免疫系統。
情感及精神健康的基礎:情感與心理穩定,源於家庭和早期的社會環境。
原始恐懼:對肉體存活、被群體遺棄、失去實質秩序的恐懼。

近幾年,於香港至世界多地,負向族群意識極為彰顯;它的一些特性是:

  • 排外,不容異己,無法接受哪怕只是丁點維繫信念的差異及懷疑, 就算標籤自己及族群為異見,亦極抗拒異見中之異見。
  • 我方對你方錯
  • 總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哪怕這個人本身是魔鬼
  • 將領導人物英雄化
  • 光榮、榮譽、爭光、honour, glory是常用詞𢑥
  • 在這之內,只要不提出任何質疑意見,人(好像)會感到很安全,很有歸屬感和受保護。

網上虛擬世界透過傳播速度及廣度,碎片化、誇大失實的資訊令維繫更堅固,亦更兩極化。有異己見者即unfriend、網絡欺凌、鬧爆,對家族群裏全部都是衰人….
此外,我們承襲了族群對其他宗教、民族或種族的態度,更有很多泛論。而對文化族群滋生怨懟的心態,使自己的能量捲入一場持續的內在衝突,阻礙自己獲得「萬物一體, 尊重彼此」,建基於第一脈輪這種神聖真理的療癒力量。
代表民主自由的部份西方國度,民族種族意識的明惡暗湧一直頗嚴重,和專制極權國家無兩樣。

族群脈輪的經驗有正有負,正面的是讓我們,尤其在成長期間,得到支持、保護、歸屬感及可依循的規範指引,例如有關品格、道德、操守等。傳染病即是一種負面的群體經驗意識。「若我們第一脈輪的恐懼與態度,與整個文化第一脈輪的恐懼與態度相似,我們的能量便容易受到感染。病毒與其他傳染病,可說是反映整個文化族群的現代社會事件,也反映出社會族群免疫系統的健康狀況。」
當人們能看透潛藏在族群教誨中的矛盾,轉移追求更高層次的真理時,我們的心靈力量方可成長。

容格曾說,群眾意識是最低層次的意識形式,因為參與負面群體行動的人,從未(或很少)為自己的角色與行動負責,這是「萬物一體」這真理的陰暗面。「大家都這麼做,為什麼我就不能?」這是最粗疏,常被用來逃避責任,合理化所有不道德行為的推理方式。

在能量層面來說,使自己意識清醒需要毅力,檢視個人信念,離開那些無法支持我們成長的,是非常艱巨,有時是痛苦的挑戰,我們最先挑戰的就是最基本的,族群的信念模式。

世世代代的傳染病、瘟疫、病毒(無論真實、虛擬或被作大)、人們對自身免疫力的不信任,覺得外界危險, 充滿懷疑心,要保護自己,是集體潛意識的排外,族群的陰影能量彰顯,原始恐懼有用武之地。

有關第一脈輪的一些自省問題:

1)你自家庭裏傳承了那些信念模式?

2)你有那些迷信觀念:那些比你自己的思考能力影響更大?

3)你與家人之間是否存在未竟事務?
若是,列出使你無法修補與家人關係的原因。

4)讓你覺得光榮 (glory )和榮譽(honour)的是什麼?

5) 你的安全感、恐懼源自那裏?

6) 是否覺得外在環境不安全,甚至危險,要防禦、保護自己,信不
過陌生人?

安全感未確立,自愛亦無法實踐。
「萬物為一,尊重彼此」,學習中。
是呀,奧運、世界盃等就是Sports nationalism和Sports politics.

參考: Caroline Myss
台譯:慧眼視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