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浴禮-摩洛哥Hamman初探>

沐浴在香港是功能性的,要不就是須花千多元浸個模擬花瓣華麗浴,但在世界諸國,近如台、日、韓,遠至意大利、匈牙利、捷克共和國、波蘭、蘇聯、冰島、芬蘭、美國印第安等,都蘊含豐厚的沐浴文化歷史,但說到揉合身心靈內蘊,兼具社會傳統意義的,伊斯蘭國家特有的公共澡堂Hamman是代表之一。

Hamman阿拉伯文意是「溫暖的發揚者」之謂,是拙樸的東歐與精緻的羅馬及拜占庭沐浴文化的混合體,亦是「發汗治療」的初階版,因其溫度是漸進式的,在歐洲流行多年的土耳其浴是Hamman的支派。保健方面,「發汗治療」可增進血液循環、舒筋活絡、提升身體免疫力、殺菌,令營養物達至皮膚表面及排毒。皮膚有第三個腎之稱,粗略估計,有約三成的身體毒素能藉著流汗排走。

為了一嚐正宗Hamman,我邀請庭園旅館(Riad)負責煮食、按摩、打掃一腳踢的其中一位女工Fatima,帶我到只有本地人光顧的澡堂去。Hamman的門口標示並不顯著,若非由當地人帶路,在街上是不容易辨識的。男女賓分不同入口;另外又可分不同時段,如上午多供男賓使用,下午至約七時則是女的。準備功夫是要用膠袋帶人字拖鞋、毛巾及內褲等,入場費是Dh10-30(摩洛哥幣對港幣約是1:1)左右。Fatima在接待處取了一個膠面盤、勺子、黑肥皂(一種以橄欖油渣餘製成、棕黑色帶透明度半固體的天然潔身用品)、纖維手套el-kis、髮擦、北非Rhassoul泥漿,便著我在一角脫掉衣服,其他婦女都褪賸內褲,我卻顧不了那麼多,去除最後防線,好洗個暢快(後來看書才知道內褲是在最後沖身時才脫掉,真箇失禮街坊)。

推開一扉掛著大木鈴的厚重木門後,便是一個約四十多度高溫的房間,經過另一拱門後,相信氣溫更高達五十多度,我覺得有點吃不消便退回「前庭」,環顧四周,地上和牆身都舖了簡單的瓷磚,近天花處則嵌上摩洛哥的彩磚Mosiac,雖有點破舊,但道地十足,人文氛圍則處處流露不用宣之於口的親情、友情、母與女、婆與孫、好「姊妹」都相互替對方擦背、按摩,每一小組的客人(通常是兩位)都各自佔有「地盤」,絕少會打量凝視他人。

Fatima示意我在她已舖了膠墊、在牆邊的磁磚圍坐下,先用黑皂潔身,再用勺子從已於側邊矮水喉注滿冷熱水的膠桶,取水便往身上淋,然後著我躺下,用el-kis往我前後、背後使勁地擦,各位可想像有什麼東西走出來。另一輪熱水沖身後,便把Rhassoul泥往面上、身上、髮上塗抹,Fatima用圓形膠髮擦替我順勢而略用力地擦頭,最後一次把整桶溫熱水分次照頭淋後便大功告成,結果當然是肌膚更有緻白滑了。

淨化身體在伊斯蘭文化而言,是潔淨靈魂的前哨,尤其可提供當地較少外出、平日被家務擔子擠得透不過氣的婦女、社交及「八卦」場所,好消消氣減減壓。對遊客來說,參與其中是文化衝擊之一,當光著身子坦蕩蕩讓另一名婦女替你洗個白白時,又好像重返孩提時期,母親給我邊潔身邊教誨的情景。那縷縷的熱蒸氣世世代代凝聚及承傳著愛與莊嚴,終極沐浴是神聖的禮讚。

馬爾喀什被已退休著名設計師聖羅蘭買下之Majorelle花園

馬爾喀什被已退休著名設計師聖羅蘭買下之Majorelle花園

馬爾喀什庭園旅館(Riad)之一,
種了橘子樹的中庭


在Souq內有不少香料攤檔

用Henna指甲花紋身、手,圖案約維持個多星期

令人一看而知是摩洛哥的皮拖鞋店

「能醫百病、有病醫病、無病保健」江湖味濃,很多男士光顧的草藥地攤,主持即場DIY藥粉配方_平民大笪地Djemaa el-Fna一景

馬爾喀什近郊的一個香氛草藥園前留影

旅舍望出去的Dades Valley峽谷美景

於摩洛哥邊境撒哈拉沙漠之最大沙丘Erg Chebbi

3、4年未曾下雨,我們到訪前下了一場
微雨的撒哈拉沙漠看日出

駱駝乖巧地一隻接一隻地伏下

富阿拉伯特色之mosiac圖案

Souq內賣甜點的攤檔

大西洋沿岸著名渡假聖地Essaouira
多不勝數的海鷗

52年Orson Welles執導由莎士比亞名劇Othello改編拍成電影取景的堡壘

Essaouira之日落景緻

一試參與Agadir美容及烹調名產
Argan oil之萃取過程

摩國西部Anti-Atlas之特色粉紅板岩小屋

Volubilis羅馬廢墟遺跡

Moulay Idriss回教聖地 - 在水池旁之小童

Moulay Idriss回教聖地 - 在水池旁之小童

Fes舊城巿集入口

Fes巿集內相信被旅遊雜誌影得最多,
具千多年使用歷史的皮革顏料土堀

Fes舊城有數千條大小中古狹巷,像迷宮一樣

Fes另一間庭園旅館之一景

在Riad內享用道地早點

幾乎是Casablanca唯一景點的Hassan II回教廟
© 版權所有 康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