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題美感,而不是美學,因後者涉及康德、齊克果、老子、莊子、宗白華、朱光潛等哲人的學養,自己懂得不多。較為貼近生活及踏實的,就是對真、善、美有感覺、感知、感應。

大自然、藝術文化提供的遼闊國度空間,讓我們更能分辨美醜是非,與萬物產生聯繫,亦更能忠於自己。現代經濟型社會講求效率、速度的面向,浮光掠影的片羽,人們看事流於虛表,感覺漸變麻木,受損的豈只是一己?

無論角色﹝如單身、夫/妻、父/母、子/女﹞為何,在香港,有勇氣看真,過不一樣的生活,勞逸得宜,方可從容自處,未敢說可安身立命,最少亦足以養身修心。

為方便更新,生活動態已移至我們的面書頁

 
10,000小時定律﹕尊重,而不是利用自然 13.5.16

有說要較精準認識一種學科,必先花上最少10,000小時工作以外的研讀、實踐,才是真功夫。有關藥草、香薰、天然有機美容亦然。近年來網絡湧現不少DIY速成式教學,甚或手作產品販售,誤導頻仍。除了素材不講求品質來源,植物香氛品種不清確,甚至使用化學成份外,有馮京作馬涼,誤用草藥;吹噓單一「神奇」植物,而缺乏處方配伍經驗,精進的產品需要十多至三十多種有增效調合作用的材料;又使用以為純淨,其實是經滲雜、仿製的精油、非藥療等級的植物萃取液等情況比比皆是。(詳情)

草藥世界博大精深,用於美容上的,最基本也需懂數百種,絕非唸口簧式的薰衣草安神、玫瑰美白、茶樹治暗瘡、金盞化紓濕疹、尤加利抗感染那麼浮淺。更能對應香港人身心靈情況的植物浩瀚多元,需要謙恭和植物世界相處,方可探究一二。

大規模單一種植以上提及的「流行」作物,衍生世界生態小災難,絕大部份市售的薰衣草均是較強悍的混種醒目薰衣草,真正的純種在法國南部土地被侵佔,只餘少於百分之二十。玫瑰現多於保加利亞、土耳其、摩洛哥、印度等人工較廉的國家,噴灑大量農藥栽種,更甚是採用的根本非純淨的精華油,市售尤加利品種藍桉(E. globulus),連內地也大量種植,此精油可透發小兒咳嗽,刺激性較強,其樹根部並不能有效護土,品種妨礙其它作物在附近生長。現在世界多地均著緊生物多樣性,香港也行將BSAP立法,盡量種多些不同品種的本地原生植物方為正道。

沒有下苦功,只是喊著有機、支持本土、社企口號宣傳,是利用大自然及道德認同,消費者不應被表面打造功夫迷惑。另一邊廂,恐懼自然,認為泥土是髒垢(dirt)、害怕昆蟲,甚至希冀征服控制大自然,均是「效率是王」型社會的濫觴,互聯網上的虛擬世界,更突顯即食,不講究質素,但求「吸睛」,誇大功效的主流現象。

 
〈此到手香非彼到手香〉 6.10.15

在草藥方面我們只會相信:

  1. 民間智慧
  2. 會自己觀察、種植或野外收採的草藥或自然觀察研究學者,如香港的胡秀英女士、李寗漢先生、台灣的劉克襄先生、美國的蒸餾純露師及作者 Jeanne Rose, Ann Harman, 草藥教育家 Rosemary Gladstar等的資料。
  3. 古籍

加上自己的耕讀,應用實踐及一顆探究心,方是正途。

至於那些以設計為主,着重圖片的所謂香草生活書、DIY美容、網絡、視像、標榜草藥,但大量生產的個人護理用品公司、甚至園藝、藥草的網站,往往充斥著不求甚解,錯誤頻乃的資訊。

以「到手香」為例,若我們只看俗名 common name, 不認清拉丁名稱,便容易馮京作馬涼,後果可大可小。現在台灣或香港所謂「到手香」者,其實是本地民間認知的番鬼檸檬葉(蕃檸檬),(《香港草藥與涼茶》江潤祥主編),拉丁學名為 Coleus amboinicus Lour 的唇形科鞘蕊屬Coleus植物:「葉,性涼,煮水飲,治傷風咳,小兒風咳,夜難安眠, 專用藥。」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b7%a6%e6%89%8b%e9%a6%99 我村婆婆傳統上也用以煲水給咳嗽小孩飲用;另香港醫學博物館草藥園展示也只以番檸檬Coleus amboinicus為標記。有理由相信,自十數年前某肥皂生產商開始「誤用」到手香,其後眾人不求甚解,以訛傳訛沿用,以為就是芳療的 patchouli Pogostemon cablin。

筆者在印度買的一本草藥書“Indian Herbs”也提及這種英文俗名 Country borage 或 Indian Borage 的植物,除了治療小童咳嗽發燒外,也有鮮品搗爛置額前減輕頭痛,或敷患處紓解如蜈蚣等蟲咬疼痛,內服亦有健胃、助消化、袪痰、利尿、護肝等作用。

台灣及香港的美容及肥皂手作者,常吹噓它可紓緩濕疹及令肌膚細胞更生云云。查實 搗鮮汁以消炎去腫,只是網絡上零星片語,功效並不彰顯。

同屬唇形花科,但刺蕊草屬 Pogostemon又名到手香的植物,另有俗名為廣藿香,patchouli, 拉丁名Pogostemon cablin,幸好Ophelia今年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的植物公園遇上,正是用於芳療及香水製作中,充滿大地泥土味的植物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tchouli,它使印度披肩増添香氛,用於衣物可防蟲蛀,令人聯想起六七十年代「花之兒女」及身心靈解放運動的一種「嬉皮士」代表氣味。它亦可治療頭痛、腸胃氣脹、嘔吐、腹瀉等癥狀,芳療外用有抗炎抗黴菌,促進上皮細胞再生,紓緩粉刺、濕疹、香港腳和皮膚乾裂等功用,似乎皮膚上的療效比蕃(番)檸檬更勝一籌。

為求清晰,建議2種到手香分別用蕃檸檬及廣藿香為俗名區分,以免混淆。

只要就手,管它是左手香、過手香、踫踫香,難道便為做事只講效率,只懂抄襲社會的寫照?


蕃檸檬


廣藿香
 
〈十號風球後〉 24.7.12

昨晚深夜膽戰心驚5小時,被暴風怒吼弄醒,擔心當風的落地玻璃窗敵不住會粉碎,寧願騰出一條縫隙「瀉」風,終於疲於奔命地來回抹乾流竄進入屋內的雨水。

本村的木瓜及蕉樹幾乎全被吹倒,自己種的檸檬、芒果、黃皮、唐梨也給打落遍地,幸好也差不多是時候摘收。居於郊外,更能震攝於大自然的威力,是練膽子的好時機,(一些鄰居們要趕不到船,要和颶風博鬥半小時才能回家。) 疾風知勁草,視為一種清洗、瀝鍊。

 
〈炒吃沙蜆〉 15.7.12

鄰居周太在岸灘摸了一些蜆回來,見她在盤裏用水清洗後開殼,準備放蜆肉在含格子的網中,掛起晾曬做蜆乾。

忍不住饞嘴。蜆是少吃多滋味的東西,一般蜆不知來源,可能有重金屬污染,知道出處的食物令人較安心。請周太讓了少許未剝的給我,隨即回家以米酒及家種細香茅段、羅勒急炒燜煮一會,再灑兩滴越南魚露點睛。蜆殼不大,但肉身充盈,鮮甜無比。上星期行30分鐘至另一個海灘,一位村婦在石灘中採了些直徑約4cm,有圓圓石灰色外殼的石頭螺回來,招待留宿的一群客人,不客氣跟著他們用別針刺出來,試了一些,只是清煮,不用沾辣椒醬也很和味。蜆一般在夏季潮退時於泥沙處用耙子採,有些朋友則潛入水中挖,這要小心了,最近香港亦有數宗採蜆溺斃事件,在白沙中取得的叫「沙白」。

 
〈今日的收成〉 5.7.12

在樹上部份芒果頭部現出黃暈,是合時摘了。兩位菲籍鄰居都很喜歡吃酸的,雖然今年只長了約三十個,不比去年的百多個,但也送了少許給她們。自己也剪了些下來,待上數天,如往年般,切薄片,加家種香茅小段、檸檬葉絲、2-3滴山雞椒精華油、原糖、加已烹煮的原米醋醃製,眾人皆稱善。

第一個熱情果(黃色品種)亦有收成,有少許喉痛頭風,番檸檬葉(大葉到手香)及胡椒薄荷派用場了!

 
〈醃風味鹹檸檬〉 5.7.12

唐檸剛有收成。清洗抹乾後打豎、切十字至底部尚連,挖掉外露的種籽。一半唐檸純用粗海鹽(將十字打開放鹽)及滾水醃,另一半加現磨小茴香籽、大茴香籽、肉桂、芫茜籽,加上數顆丁香在唐檸內,和鹽同醃,再注滿滾水。喜歡的可先加約杯檸檬汁後,再倒滾水,待涼後封存靜待1個月可用。以之做摩洛哥式燜烹,和雞、魚、沙律匹配。切皮絲,過咸的果肉不要,餘下的液體可作沙律汁材料之一。

﹕ 家種檸檬最好了,一般市售者上石臘,有機者亦打蜜蠟,不宜醃製。若沒有家種,到有機農墟買小農生產的,現在是時候了!

 
〈夏日消暑飲品〉 5.7.12

平素不大飲樽裝果汁,卻經常烹煮簡易清熱除煩飲料,層次口味更獨特多元、環保、對應時令、正氣,亦沒有那麼「濕」及多糖,喜歡逐樣執,而非買現成湯包料。

一些選擇是﹕

1. 山楂  烏梅  甘草  冰糖
2. 唐梨  馬蹄  油甘子(拍扁)
3. 唐檸  洋薏仁 原蔗糖
4. 荷葉  綠豆/赤小豆  茅根  生薏米
5. 粟米蕊鬚  竹蔗  馬蹄
6. 乾土銀花/雞蛋花  泡水即可

夏季在街市的生草藥檔,亦先後會有神仙草、車前草、紫蘇、狗肝菜、野葛菜、白花蛇舌草上場。可以任擇一種,以去核紅棗、蜜棗或中東棗少許調味,由冷水始,大火滾起轉小火一起煲二三十分鐘,飲後覺得全身舒暢。

 
〈土沉香〉 2.7.12

斬樹黨於我島肆虐,對象當然是土沉香樹脂,暴徒無情地橫腰劈開樹身,木材受真菌感染後,可能會產生具香氣的樹脂,據聞行兇者約兩星期後來取,開始進行香料貿易。

七月初於村路旁發現多顆從樹上掉下趣緻綠色葫蘆狀的土沉香果實,部份成熟後兩瓣破開,內含連著棕紅色胚珠柄的黑色種子,通常是兩枚幼幼的絲線繫著,像藕斷絲連的樣子。

和鄰居陸逐在7月間拾了不少種子,用不同途徑使之發芽,希望多年後能聊聊補償土沉香樹數目大幅減少的現象。

 
〈手藝活皂的實驗〉 10.6.12

數月前一位綠色朋友介紹肥皂師樹懶先生給我認識。好像冥冥有安排,二十多年來對中西草藥香氛的熱愛,全方位投入綠色國度,親自耕種,過依時依候和應大自然規律作息飲食保養的光合生活,對美感的追求,就蘊含在即將推出具療效的生命力皂中。

為了做研究實驗,樹懶多次老遠從新界來離島,一絲不拘,專注地造皂,提供技術支援。自己亦一大清早,在花園、田間、林間收集草藥,以不時不採及有機或野生為依歸,更早前已調配增效香氛配方,和把部份有需要的草藥風乾待用。加上康姿堂一直堅持盡量採用有機冷壓,不經精鍊之植物油,濃郁、鮮活,令人欣喜及安定心神的塊皂、皂液即將誕生。

 
〈葡萄〉 1.6.12

兩年前買進兩株葡萄苗,一棵種地,一棵種盆,反而盆裏的打出酸酸的果子。香港的濕熱氣候還是不大適合種葡萄,就待明年春天取葉製作鹽水浸葡萄葉,用來做中東dolma吧。

* 一種以葡萄葉包著素餡料如茄子、蕃茄、洋蔥、青瓜或羊肉的小卷。

 
〈自來野蜂巢〉 1.6.12

早上看見一隊食環署外判公司四五位工友在村口樹上噴毒藥,企圖殺滅蜂巢,見狀馬上制止,饒以大義,說蜜蜂幫忙傳播花粉,是食物鏈重要一環,維護生物多樣性等,附近巡邏的警察哥哥竟然搭到嘴,提及食物工業化生產的問題,佩服佩服。

已一個多月了,浴室窗外原本由一隻野蜂築起的蜂窩﹝不是女仕討厭的蜂窩組織!﹞還是那麼小,但已吸引了五六隻加入,奮力搭建育嬰室,不打算滋擾,或妄想取得野生蜜糖,寧可閒適地在沐浴時做自然觀察者…

後記:

  1. 12.6.12 窗紗被蜜蜂咬破,8隻飛進浴室,提醒自己要保持心平氣和,才不會被蛪。
  2. 15.6.12 1隻死亡,7隻回巢,相安無事。
 
〈在家做spa〉 29.5.12

村子一棵無人認領的雞蛋花樹盛放,花被風灑遍地。雞蛋花為廣東"五花茶"材料之一﹝其它是槐花、金銀花、菊花、木棉花﹞。清熱利濕、消炎、潤肺止咳。

想起多年前在峇里一家小小的家庭式spa浸浴及接受按摩,鮮花從後花園採,感覺比集團式人工經營的豪spa更溫馨平實。﹝後者倒沒嘗過,因不相信產品真箇天然,並不喜支持大企業。﹞

 
〈有人可告訴我 (info@herbalbliss.com.hk)
在水旁的一泡東西是甚麼?〉
21.5.12
 
〈最天然的小掃帚〉 20.5.12

海金沙藤 Lygodium japonicum (Thunb) SW.
朋友玲和本村周太均言,她們以前用這種藤株纏繞,在山坡及圍欄間常見,蕨類植物的幼籐條,耐心紮成清潔用的小掃帚。

把它的葉子摘下,思量如何將其化成我們遲些逐步推出手藝肥皂之包裝材料…

原來夏秋採全草的海金沙藤有清熱解毒,利尿通淋功能,主治腎炎水腫,尿路感染,肝炎、腸炎、感冒發熱等,周身是寶。

 
〈採藥製 洗髮水去〉 11.5.12

金銀花、康復力、扁柏、蕃檸檬 Coleus amboinics、月桂、白蘭、牡荊、胡椒薄荷、朱槿、玫瑰… 除了牡荊通山都有外,其它均為家種,加上無患子﹝soapberry﹞及茶籽,造出最在地、當季及全無化學成份的洗髮水。

洗後頭部感覺'輕'了,像通了竅,神清氣爽。

 
〈採春花做香水〉 2.5.12

路旁的台灣相思Acacia Confusa Merr. 開出一簇簇絢麗的花兒。它為中國南部原生種,是很好防風及保護水土的優良樹種,嫩枝葉行血散瘀、生肌、治跌打及皮膚損傷。

家種的金銀花亦盛放,把握短短花期,以生命動力有機葡萄酒精浸泡數天,隔渣後再加上之前調配的原精及有機香氛油等配方,製成最富本土特色,具雅淡香味的兩款香水。

 
〈"大地的蘋果"─ 羅馬甘菊 Chamaemelum nobile 16.4.12

洋甘菊純露、及含洋甘菊萃取液、精華油的美容品用很多,但還是第一次種洋甘菊。秋冬時均下了羅馬甘菊及德國甘菊的種子*,結果只有羅馬甘菊在仲春打花,馬上成為自己最喜歡的草藥之一。它富獨特的蘋果及蜜糖怡人香氣,沖香草茶配搭其它香草突顯其高雅細緻質感,豐富了層次。

鎮靜安神,預防發惡夢,舒緩由神經緊張引致的消化不良,消炎,抗潰瘍、止痛;浸製液用作眼敷可消除因疲勞引起之「熊貓」眼,使頭髮添金黃光澤,精油可使細胞更生。

:*兩者功效雷同,前者葉片羽狀,後者細裂。

〈拾海帶做肥料〉 2.4.12

這段日子海灘飄上嫩綠、暗紅及深褐色的海藻。根據漁農自然護理署資料,大海生長的藻類植物含豐富的鉀、其它礦物元素、氨基酸和維生素。

將其曬乾、磨粉,便成很好的肥料。使用前放在水中攪勻,便可噴灑葉面,或澆於泥面,非常方便,於島民而言真是依時依候免費任取的好料。勤施海藻肥可改善本港農地普遍缺鉀的問題呢。

 
© 版權所有 康姿堂